曹冲之死

孔融行刑那一天,曹操并没有在许下。早几天,从邺下来的一个快马骑从带来一个令人不安的消息:曹操最喜爱的儿子曹冲得了重病,卧床不起,命在旦夕!曹操忙得竟没有进宫向皇帝辞行,只是向有司批发了逮捕并处决孔融的敕令,就匆匆返回了螂下。
曹冲的确病得不轻,躺在床上,满面潮红,神昏儋语,平日里的快乐天真全不见了,嘴里呜噜呜噜地不知说些什么,手脚抽搐着,忽而剧烈地一蹦,又拘挛着微微颤抖,时而牙关咬得格格地响……叫人看着揪心。床榻前早已围了一群人,请来的医生坐在床前把着脉,脸色惨白,渗着冷汗,把脉的手也微微地抖,紧张得眼珠如同定了一般,众人一问,口中说不成连贯的话……环夫人哭得眼睛红肿,拉着曹冲的手,连连喊着:“冲儿,冲儿,娘在这儿呢!快醒醒跟娘句话吧!冲儿,可怜可怜娘吧,快睁开眼睛看看娘呀……这一声声带着祈求的呼唤像钝刀割着人心一样,叫人心疼得紧。
曹操奔进来时,环夫人才住了声,众人顾不得礼节,鸦雀无声,呆定定地盯着曹操看。曹操看众人表情,知道事态严重,奔到床前,看了曹冲的样子,心里咯噎一下,忙俯下身,轻轻地唤着曹冲的乳名:
“仓舒,仓舒……”曹冲不答,干裂的嘴唇抖着,发出一种琐碎的急促的像说悄悄话似的絮语。曹操把耳朵贴在他的唇边,听了好一会儿,抬起头,环夫人忙问:“他说了些什么?他要怎的?”曹操摇了摇头,问道:“冲儿是几时得的病?怎一时竟病得这样紧?”环夫人道:“前儿夜晚在书房里读书写字,还好好的呢,写字写了半截,说心里发闷,周不疑陪他到园里耍。两人在园里走了一遭,时辰也不大,就回来了……谁想夜里忽然发了病,今早就人事不知了……”
曹操这才看到侍立在床侧的曹冲的。陪伴周不疑,那少年穿着绿色的罗绮小袄,低着头,用手帕不断地为曹冲擦脸上的汗水,贴近他的耳畔,连连呼着:公子,公子;丞相回来了,快醒来吧!”“曹冲只是不应,呼吸急促,胸脯起伏着,喉咙里咯咙咯咙响,像痰涌住一样。
曹操又问了把脉的医生,医生还是说不清完整的话,见曹操脸色阴沉,更加惶乱,只是钠钠地说:“中焦人盛,邪气攻心……”曹操令立刻开了方子,马上煎药,为曹冲灌服。若有情况,随时来报,这才叫环夫人和他同去书房,再问一通得病的原委,也没有什么新的消息,环夫人只是说,怕是在园子里中了邪祟吧,不然如何能病得这样凶呢!马冯上请巫师道士作法驱鬼吧!曹操沉吟不语,抚慰了环夫人几句,叫她先退去。马上又传周不疑来见。
周不疑慌忙来到,见了曹操,施了礼,怯生生叫了一声丞相。曹操见他额头宽阔,剑眉上挑,一双眼睛炯炯生光,下巴线条有力,鼻于隆准挺直,恍然间觉得有些似曾相识。盯着细看了一番,心里忽悠一下,以前只道这孩子聪明,生于下僚小吏之家,于逃难的乱民中拾得,为仓舒做伴,从没细细端详他的长相,如今看来,这孩子相貌不凡,竟和早年间自己在洛阳宫中看到的汉光武帝刘秀的画像上的容貌一般无二。
原来两汉宫中壁间,常命画师涂绘先王和先贤重臣之像,谓之:“图画天地,品类群生,先皇远祖,托之丹青。以为儆戒光崇。”
曹操早年进宫,曾在他素来钦敬的光武帝刘秀像前位立良久,把刘秀的容貌记在了心中。自王莽篡逆,社稷倾颓,有赖刘秀振臂一挥,天下英雄云集,扫荡群丑,光复汉室,致有汉家中兴之盛,于时宦竖当权,朝政日非,乱象已萌,曹操心中暗暗以光武相碲蛎,所以画上的光武之像竟如镌刻在心中一般。今见周不疑之貌酷似刘秀之相,心中惑然久之。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用户评论

U乐国际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