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忠贤和厂卫们 为何敢把酷刑当成比赛!

明朝“厂卫”(东厂、西厂、锦衣卫)特务横行不法,是当时一大公害。清朝张廷玉等著《明史》中揭露说:“东厂番役横行,所缉访无论虚实辄糜烂。”说的是凡被东厂特务侦查捕捉的人,无论是否有罪,都要被他们打得皮开肉绽。《明史?刑法志》中记载了“厂卫”特务们一次“坐赃比较”,今天读来也令人毛骨悚然。
天启年间,锦衣卫指挥使田尔耕及镇抚许显纯,伙同孙云鹤、杨寰、崔应元等“厂卫”爪牙协助做恶。在审问左副都御史杨涟、佥都御史左光斗等人的案件中,曾经展开了一场“坐赃比较”。这场“比赛”看谁收“犯人”的贿金最多,并规定以两天为期,送钱不足定额的就动用全刑,即械具、镣铐、棍棒、拶子(夹手指)、夹棍。

用户评论

U乐国际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