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和团大闹天津租界 城破后又当日本顺民

早在西摩尔联军之前,天津便已经出现义和拳的活动,拳民们甚至公然持刀游行街上,铁匠铺打刀的声音也日夜不绝,地方官稍有禁止,拳民们便闯进衙门,拔刀强迫官府收回禁令。在这种情况下,天津城内谣言四起,传教士们(天津当时主要是新教,与北京主要是天主教不同)纷纷放弃教堂,前往紫竹林租界避难。在西摩尔联军强行前往北京后,天津义和拳的怒火立刻爆发了出来,他们在 6月14日开始烧毁教堂;次日,拳民们又攻击了城内的电报局,并砍倒了路边的电线杆;当天晚上,天津城内再次火光冲天,望海楼等教堂被大火焚烧,连总督衙门的“东洋楼”等日式建筑也被烧毁,而官员们只能在一边观看。此时,“津城内外拳匪满街,公然来往,毫无忌惮。官兵遇之,反避道而行”。

天津和北京基本上是同时失控,混乱局面也很类似。唯独不同的是,北京洋人聚集的使馆区被清军以“围攻”的形势加以保护,而天津的租界则是义和拳直接加以攻击。不过,拳民们对租界的进攻手段大都以放火为主,非但难以成功,反被洋兵打死打伤不少。对于义和拳的行为,裕禄也是无可奈何。
6月17日下午,在得知大沽口炮台失陷后,裕禄调集军队进攻紫竹林租界,拳民们也参与了这次进攻。当时守卫紫竹林租界的洋兵大概2500人,他们在听到炮击后很快意识到这是清朝正规军的进攻。当时对租界威胁最大的是紫竹林对岸河边的一排3英寸克虏伯大炮,这些炮都设置在天津武备学堂中,由于离租界距离很近,因此构成了强大的杀伤力。当天傍晚,一支由英军和德军组成的突击队向学堂发动偷袭。黑暗中,武备学堂学员们与洋兵展开激战,尽管他们让洋兵们付出了沉重代价,但大炮群最终被摧毁,学员们也大都战死。

用户评论

U乐国际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