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揭秘:金门女兵每人都生有私生子的内幕

(口述/台湾嘉义万琪如,88岁,李奉先整理) 1925年,我出生于安徽凤阳县。1937年我还在念小学时,鬼子轰炸凤阳县城,母亲遇难。父亲带我们姐弟们跑反,一年多后来到重庆。1942年我参军后在部队学军医,抗战胜利后,父亲随政府机关迁南京落户,1948年我随部队到了台湾。 守岛士兵与当地女非婚生子 1956年,我被派到金门岛行医。当时驻岛部队有规定:岛上所有老兵,无论是男是女,均不允许结婚成家。我们军医院里的所有女军医护士大多超过25岁,但是军令不敢违抗,我这个女兵已过而立之年也还是单身。    然而,驻岛守岛官兵都为男性,大多数到了或超过30岁。因岛上的男性青壮年大多也被征兵,因而未婚女或单亲已婚女子多,一些驻岛士兵便与岛上女子私下谈 恋爱,有的还生下孩子。按说这是违抗军令的,不过上司理解同情岛上士兵,睁只眼闭只眼。“私生子”也是一条人命,得让这些来到世上的婴儿存活下去,需要给 他们另找生存出路而非自己抚养。于是,当时金门岛上出现了史上从没有过的特殊工种——接收岛上老兵与当地女子的“私生子”工作。我与另外12名女军医、护 士,兼职做这个“工作”。 我们的工作地点,是在钢筋水泥构筑的2层楼工事里。平时为伤病员看病,收养“私生子”,并集中把“私生子”送往台湾各地孤儿院。

用户评论

U乐国际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