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官员忆西安事变:张学良很苦闷

刘健群是国民党军政要员。他早年参加黔军,并非“黄埔系”出身,却能借助与何应钦的同乡关系成为蒋介石的心腹,位列“复兴社十三太保”之一,并担任过复兴社书记长。其后虽然曾在内部倾轧中失势,抗战期间还一度遁迹于云南鸡足山中,但战后又复出成为国民政府立法院副院长,晚年在台湾以“立法委员”身份终老,其一生颇具传奇色彩。2016年3月中华书局出版刘健群的回忆文集《银河忆往》,本文选摘自书中《窥测西安事变的前因后果》一文,标题与小标题为编者所拟。经出版社授权,澎湃新闻转载。 与张学良一次没有完成的谈话 在西安事变的前几个月,南京召开党的中央全体会议。(二十五年七月)我是中央执行委员,从广州赶回南京开会。副司令张汉卿先生,也因为开会由西安回到了南京。他住在下关与南京的中途新开的一家首都饭店。在当时的南京,算是首屈一指,比中央饭店、安乐酒店更华贵的旅馆。相当于现在台湾中上等的观光旅社。我到南京后,有一天去中央饭店访友。出了饭店门,忽然碰见黎天才。他含着笑而且又似乎很庄重的对我说:“刘先生,我们副司令有点快发红了。你应该好好地同他谈一谈!”他在张副司令处,是主办情报的人员。也是四维学会的理事。他所谓快发红是说张和一部分左倾分子有往还接触的意思。我知道他说话的含义,但我对当时西安的情形,一点都不了解。我请他向张汉卿先生约定次日下午三时到首都饭店去作长谈。

用户评论

U乐国际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