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最大胆的性描写在何处?

性描写又称情欲表现。这是文学创作中一种值得注意的现象。 文学在一定意义上被称为人学,而人是有七情六欲的。正如《孟子》上说的:“食、色,性也。”因此,性描写在某些作品中,是有其特定的生活依据、美学意义和社会效益的。在很多情况下是作品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言归正传,我们来看一下,四大名著之一的《红楼梦》是如何进行性描写的? 从《红楼梦》整体的纯情风格来看,《红楼梦》第六回,袭人就与宝玉发生了性关系,出现这样的笔墨似乎有些唐突。这一次经历,对宝袭之间的关系,对袭人性格的变化,从后来的情节发展来看是作者留下了伏笔。这也是全书唯一一处实写宝玉性经历的笔墨。 接下来《红楼梦》第七回,送宫花贾琏戏熙凤,这一段含蓄的性描写,不琢磨是无法体会的。「走至堂屋,只见小丫头丰儿坐在房门槛儿上,见周瑞家的来了,连忙的摆手儿,叫他往东屋里去。周瑞家的会意,忙着蹑手蹑脚儿的往东边屋里来,只见奶子拍着大姐儿睡觉呢。周瑞家的悄悄儿问道:“二奶奶睡中觉呢吗?也该清醒了。”奶子笑着,撇着嘴摇头儿。正问着,只听那边微有笑声儿,却是贾琏的声音。接着房门响,平儿拿着大铜盆出来,叫人舀水。」对性只字不提,给人以遐想的空间,结合“贾琏戏熙凤”的章回目录,原来两人刚才是在做爱,难怪要有人把门。曹公对性爱的含蓄描写可谓炉火纯青。

用户评论

U乐国际娱乐官网